動我者,死!

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www.mfmxq.tw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戈剌看著前來的蕭琴臉上不禁露出一番諷刺。

廢物就讓我好好教教你怎么尊敬學長吧!戈剌邪笑道。

尊敬你,我還不削??!淡淡的說出一句話蕭琴斗皇氣勢全開,猛的壓向戈剌和羅布。

望著著蕭琴背后的雙翼戈剌臉上露出的是不可思議的表情。

斗皇!戈剌咽了咽口水。

不要殺我,我愿意做你的奴隸!戈剌已然不顧羅布黑透的面孔發瘋的對蕭琴叫道。

我說過,尊敬你,還不削!又是看起來瘋子一般的語言,但卻真的被眼前的少年實現。

??!只剩下回蕩在廣場上的尖叫聲,甚至連灰都沒留下。

好殘忍的手法!眾人心里嘆了嘆氣。

就連早已準備好的雪魅等人也是如此。

是誰,敢在我迦南鬧事!

突如其來的女子聲音,溫柔得幾乎有種讓人心醉感覺,在這柔聲之下,繞是以蕭琴的定力,也不由有些失神,片刻之后,這才眼隨音動,望向帳篷之內。

帳篷的yīn影處,一名綠衣女子,正笑吟吟的俏立,一張美麗的俏臉上,噙著溫婉的笑容,眼波流轉,望向眾人的柔和視線,猶如一抹清清水流從心中悄然淌過一般,讓人忍不住的沉醉于那股女子特有的溫婉靈動。

女子年齡看上去較蕭玉等人要大上少許,豐滿玲瓏的身姿,透發著一股歲月打磨而出的成熟FengQing,這種混天然的FengQing,遠非蕭玉這些青澀女孩能夠比喻。

蕭琴眼睛在女子身上掃了掃,雖然單單比容貌,此女較雪魅或者蕭玉要差一點點,不過對于那股毫不摻假的溫柔氣質,蕭琴心中,卻是充斥著JingYan。

對面的女子,把女人如水這個褒義的概念,幾乎是徹徹底底的詮釋了出來。

在這女人出現之后,蕭琴能夠發現,帳篷內部的一些青年學員,目光卻是悄然的熾熱了起來,望向她的目光中,竟然有著一種莫名的情愫。

發現這種現象,蕭琴頓時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,看來這些家伙,對這位女人,有種暗戀的感覺,不過這也并不奇怪,一些年齡偏小的人,總是喜歡一些比自己成熟的女xìng…呃,這似乎就是叫做熟女控吧。

“若琳導師,嘻嘻,玉兒可想死你了!”

望著出現在帳篷內部的溫柔女人,蕭玉頓時驚喜了叫了一聲,然后撲了上去,笑嘻嘻的抱緊著后者那看似豐腴,卻并不顯胖的腰肢。

“呵呵,玉兒,假期還愉快吧?”擁著懷中的蕭玉,被稱為若琳導師的溫柔女人,笑盈盈的道。

“還不錯?!鼻纹さ男α诵?,蕭玉咬著若琳導師的嬌嫩耳垂輕聲戲謔道:“導師越來越溫柔了,照這樣下去,rì后被導師看上的男人,恐怕會被這團柔水困得死死的?!?/p>

俏臉飛上一抹淺淺的暈紅,若琳導師無奈的搖了搖頭,寵溺的拍了拍蕭玉的腦袋,旋即對著一旁的蕭炎等人揚了揚下巴,柔聲道:“是你帶來的人么?似乎很不錯呢?!?/p>

“嘻嘻,那當然?!彬湴恋膖ing了tingxiong蕭玉道。

不過這個小子似乎把羅布個解決了啊。

那個,導師你就別怪他嘛,都是那羅布自己要挑釁他的。蕭玉在一旁解釋道。

我可沒說要怪他,十五歲的斗皇恐怕在這大陸上都是極為強悍的天賦了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!

導師說笑了,我可比不上某些大家族勢力的人啊。蕭琴搖了搖頭道。

不鬧了,你們自報等級年齡吧。

“八段斗之氣,屬于F級潛力值,這是迦南學院的標準?!?/p>

“九段斗之氣,屬于E級潛力值?!?/p>

“一星斗者,D級,二星斗者,C級,以此類推,最高級別,則是S級別的五星斗者,當然,這里的年齡界限,是二十以下?!?/p>

“呵呵,S級潛力的新生,迦南學院這十多年中,可就只遇見過一人噢,現在那小妖女,在學院,可是有些了不得哩?!毖谥t唇輕聲笑了笑,若琳修長的睫毛輕輕眨動:“我雖然不太奢望自己能遇見一個那種小妖女級別的,不過,能收到B級或者C級,那也算是滿足了?!?/p>

說到此處,若琳目光卻是若有若無的掃向蕭炎與薰兒兩人,在她的感知中,這帳篷之內,就唯有這兩人,給她一種看不清摸不透的感覺,在她的預測內,兩人的潛力值,或許至少不會低于C級。

其實不僅是她,只要帳篷內見識過蕭琴先前出手的其他人,也是在心中暗暗猜測,這看上去有些變態的家伙,能算是啥級別的潛力?

“好了,開始吧,從左邊開始,報名字,等級,年齡?!蔽⑽⒁恍?,若琳素手執著墨筆,柔聲笑道。

見到登記將要開始,帳篷內的蕭玉等人也是饒有興致的在一旁閑坐了下來。

“喂,玉兒,你家那蕭炎,能是什么級別???”與蕭玉簇擁在一起,幾名俏麗的女生,好奇的打聽著。

聞言,蕭玉微蹙著柳眉沉吟了一下,她并沒有見過蕭炎去測試過等級,所以也不敢將話說得太滿,免得到時候出了差錯,反而讓得蕭炎面子不好看,現在的蕭玉,也不知為何,反而有些莫名其妙的替蕭炎思考了起來,這要放在以前,恐怕后者越丟面子,她才會越高興。

略微遲疑了一下,蕭玉方才說了一個有些保守的答案:“我想,應該能達到C級或者B級吧?!?/p>

“哇,那也很不錯了啊,已經能算是進入迦南學院高端天賦了,我們以前評估潛力值,最好的,也不過才D級呢?!甭勓?,幾名女生頓時有些羨慕的道。

蕭玉輕笑了笑,旋即不再說話,將目光投進那評估已經開始的帳篷zhōngyāng。

“黑巖,斗之氣九段,年齡二十?!?/p>

位于左面排首的一名皮膚黝黑的青年,臉龐略微發紅的率先報出了自己的數據。

微笑著點了點頭,若琳導師迅速的記下了這名學員的資料,紅唇微啟:“E級?!?/p>

“林頓,斗之氣八段,年齡十九?!?/p>

“F級?!?/p>

“岢立,斗之氣九段,年齡十七?!?/p>

“E級?!?/p>

…………在眾人一個個的報著自身數據的同時,外面也偶爾會進來幾個剛剛從外圍廣場通過預測的新生,這些新生在被一些學長嚴厲告誡了之后,也是趕緊乖乖的站在隊伍之后,等待著報自身數據。

在報過去的將近二十來人中,大多數都是在斗者之下,當然,其中也不乏一些本來是九段斗之氣,可卻因為沖擊斗者失敗,最后降成了八段斗之氣的新生。

在臨至蕭炎的時候,前面所有人當中,最出sè的成績,也不過是一名年齡十七的一星斗者,按照潛力值計算,應該只算是D級,然而即使是這樣,也讓得若琳略微有些喜悅,畢竟十七歲就成為一星斗者,這種潛力,已經算是不錯了。

當站在蕭炎面前的那位新生報完數據之后,帳篷內的目光,頓時匯聚在了那因為長久等待,而即將要昏昏入睡的少年身體上。

“蕭炎哥哥,該你了?!蓖砼允捬啄请鼥V的眼睛,一旁的薰兒,無奈的將他拉回過了神來。

“哦?!被剡^神的蕭炎,連忙摸了一把嘴角本就不存在的口水,目光對著上面移了移,只見那位美麗的若琳導師,正笑吟吟的盯著自己,訕訕一笑,蕭炎自己瓣了瓣手指,旋即露出潔白的牙齒:“我可比不上導師口中所說的那位小妖女,我滿打滿算,并且把自己反復掂量了一下…似乎也只能勉強算是,A*吧?!?/p>

“呃…”蕭炎這有些惋惜的話剛剛脫口,竊竊私語的帳篷內,便是驟然寂靜。

“A*?”驚愕的眨了眨修長的睫毛,片刻后,若琳導師展顏一笑,柔水般的輕笑,讓人心動。

“我就說這次撿到寶了,看來…果然不假?!豹q如少女一般,若琳導師俏皮的眨了眨眼,這般FengQing,讓得帳篷內的一些男子,頓時直了眼。

蕭炎摸了摸鼻子,身旁卻是忽然傳來薰兒的低笑聲:“蕭炎哥哥,你又出風頭了哦?!?/p>

“嘁,我知道你比我還強,那S級,恐怕該你吧?!笔捬追朔籽?,沒好氣的道。

“呃…那我虛報好不好???”借著眾人還未從震驚中回復的空擋,薰兒拉住蕭炎的衣角,偷偷問道。

“還是報真實的吧,我難道還會吃你這妮子的醋不成?讓學院知道一些潛力值,對你rì后的發展也好,雖然,你或許并不會在意這些?!笔捬茁柫寺柤?,笑道。

抿了抿小嘴,薰兒點了點小腦袋,嬌笑道:“那就聽蕭炎哥哥的?!闭f著,蓮步微移,上前一步,少女輕靈動聽的嗓音,在帳篷內輕輕回蕩著。

“蕭薰兒,六星斗者,年齡…十六吧…”

首位之上,剛剛舉筆準備記錄下若琳,手腕一僵,溫柔的俏臉,終于是浮現一片震驚!

少女輕靈的嗓音,讓得帳篷內,一片死靜,所有人的目光,皆是呆滯的望著那站在蕭炎身旁淡然微笑的青衣少女,剛剛還未從先前蕭炎所帶來的震驚中蘇醒過來,卻是又被一記更重的重錘狠狠的砸在了腦袋之上。

六星斗者…十六歲…這種潛力值,似乎已經超過了S級的界限,這天賦,簡直比學院中那妖女還要強橫上一分!

望了望鴉雀無聲的帳篷,蕭炎苦笑著搖了搖頭,薰兒的所報出來的實數據,也同樣出乎了他的意料,他原本預測,薰兒應該在五星級別左右,可卻沒想到,這妮子竟如此恐怖,潛力值居然生生的超越過了S級,這種變態的修煉速度,就是連他,也是有些感到驚愕。

帳篷中,聽得薰兒之話,蕭玉同樣是目瞪口呆,在家族中,她從未見過薰兒出手,所以也并不清楚她的實力,而且關于薰兒的神秘身份,也從沒人告訴過她,在她的眼中,薰兒只是在蕭家中年輕一輩,天賦絕佳,可卻從未想到過,這個絕佳,竟然絕到了這一地步…“…這下學院里那妖女,總算是遇到對手了?!笨嘈χ鴵u了搖頭,蕭玉忽然嘀咕道。

然而,慶幸的他們,卻并不知道,在挑釁蕭炎之時,他們的印象,已經在薰兒心中,驟然將至了最低。

寂靜在帳篷之內持續了許久,眾人方才緩緩回過神來,互相對視了一眼,都是有些感到心悸。

“嘖嘖,沒想到,竟然會被我遇見一位超越S級潛力值的新生,呵呵,看來我還真是好運?!蹦橆a上的震驚緩緩收斂,若琳導師眸子泛著異彩的盯著薰兒,片刻后,嫣然笑道:“此次迦南學院中,新生最杰出之人,恐怕非薰兒莫屬了?!?/p>

聽得若琳導師如此評價,薰兒微微一笑,卻是出人意料的搖了搖頭。

“呃…”被薰兒的舉動搞得一愣,若琳疑惑的眨了眨眼,有些不可置信的遲疑道:“難道還能有人比你更出sè?”

“是的,若琳導師?!鞭箖捍嗌狞c了點頭,秋水眸子彎成淺淺的月牙,看上去極為的可愛:“與他想比,薰兒的確算不了什么?!?/p>

“哦?”黛眉不著痕跡的挑了挑,十六歲成為六星斗者,這在那人眼中還算不了什么?若琳導師搖了搖頭,雖然心中極其不信,不過還是有些好奇的詢問著:“他是誰?”

聽得薰兒這番話,一旁的蕭琴頓時有些感到不妙,果然,在若琳導師詢問之后,薰兒便是俏生生的偏過俏美的臉頰,眸子泛著盈盈笑意,俏皮的盯著蕭琴。

帳篷內的目光,隨著薰兒的視線而移動,然后全部停在了那正無奈攤手的蕭琴身上。

對啊我們怎么把他給忘了!一群人感慨道。

“蕭琴,三星斗皇,年齡…十五吧…”

嘶,在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若琳則是瞪大了眼睛看著蕭琴。在心里想到‘這羅布看來是死的不怨了?!?/div>

千炮街机电玩捕鱼版下载 福彩p3开机号今天查询 汽车夜市卖什么赚钱吗 陕西金叶股票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 190aa足球指数即时 新浪体育招聘 星空棋牌官网送88 火花资讯能赚钱吗 广东快乐10分64期开奖结果 开元牛牛棋牌官方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