迦南,

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www.mfmxq.tw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迦南學院,招生!

今日街上排起了長隊,老老小小都在迦南學院的門口站著。

一個紫發少年正在迦南學院的招生處被女生追的到處亂跑。

蕭炎看著被眾多女生追著跑的蕭琴在原地捧腹大笑。蕭琴轉過身一把拎起蕭炎飛向廣場。

行至廣場zhōngyāng,一處敞開的綠sè大斗篷,現入眼中,在這里,蕭炎幾人已經能夠看見外面的人山人海,在幾處通道之中,偶爾有著測驗過關的年輕男女,滿臉興奮的對著廣場內部走來。

蕭玉親昵的拉著雪妮,看她面上的表情,顯然兩人關系極為不錯。

“他們都是我的族人,這是薰兒,嘿嘿,漂亮吧?不過不準打她的主意,人家不會對你有興趣的,這是蕭媚,也很不錯哦,這是我親弟弟蕭寧,這個…”當眸子轉到那滿臉懶散的蕭炎身上時,蕭玉偏過頭,咬著那名叫做雪妮的女子耳朵,低聲道:“他就是我以前和你說的蕭炎?!?/p>

眼睛先在薰兒與蕭媚身上掃過,雪妮雙眼放光,驚嘆的道:“哇,你家的小美人還真多,這要是進入了迦南學院,不把那群雄xìng牲口給迷得神魂顛倒才怪了?!?/p>

“呃?蕭炎?”驚嘆完畢之后,雪妮忽然一愣,愕然的望著蕭炎:“這就是你所說的一直停留在三段斗之氣的表弟么?長得很帥啊?!?/p>

“???”蕭玉嘴角一抽,狠狠的掐了一把身旁這大嘴巴女人,望著臉sè有些不好看的蕭炎,她尷尬的解釋道:“我沒到處說你的事,只是有次說夢話被這耳尖的女人聽到了而已?!?/p>

挑了挑眉頭,蕭炎撇了瞥嘴,摸著臉龐,戲謔道:“你做夢都在想我?我們關系什么時候有這么好么?當年似乎只是摸…”

“給我閉嘴?!甭牭檬捬状嗽?,蕭玉臉頰浮現一抹羞惱,xìng感修長的**狠狠的對著蕭炎踢去。

隨意的側身避開,收回點利息的蕭炎攤了攤手,也不再取笑她。

“你摸了什么?不會是摸了玉兒吧?”雪妮滿臉好奇,剛yù追問,卻被蕭玉狠狠掐了一把。

“玉兒,你好狠心,竟然對舊情人下狠手…”捂著被掐得通紅的手腕,雪妮雙眼水氣吟吟的望著蕭玉。

突然雪妮轉過身第一眼便看見了蕭琴。

蕭玉他好帥啊,他是誰??!拉著蕭玉到一旁雪妮問道。

他???叫蕭琴,不過你別打他的主意了人家已經有妻子了。

??!不是吧怎么小就有妻子了!雪妮在一旁驚訝道。

還不止一個呢。

不是吧!

“不說了,我還要帶他們去測驗呢?!笨扌Σ坏玫耐崎_這活寶,蕭玉笑罵道。

“嘻嘻,走吧,跟我來,我帶你們去?!弊兡槹愕氖掌鹧壑械乃畾?,雪妮剛yù轉身,腳步忽然一頓,偏頭笑道:“哦,對了,忘了告訴你,這次招生隊伍中,羅布那家伙也在其中,而且,在來的路上,聽說他晉升成四星斗者了?!?/p>

聞言,蕭玉那笑吟吟的臉龐頓時一沉,有些不耐的道:“那討厭家伙怎么也來了?”

“還不是為了見我們的蕭玉美人么,這一路過來,人家可是rì思夜想呢?!毖┠輵蛑o的道。

銀牙輕咬了咬,蕭玉臉sè變幻了一陣后,忽然轉過頭來,盯著蕭炎。

“看我干什么?別想讓我在那什么人面前裝成和你有啥關系,我對你沒興趣,也不想裝?!鼻频檬捰竦难酃?,以蕭炎的jīng明,怎不知道這女人打什么主意,頓時冷笑了一聲,然后也不顧她憤怒的視線,搖搖擺擺的對著帳篷那邊行去。

“呃…玉兒,你的魅力好像降低了耶…這種好事,學院里不知道要爭破多少頭皮,這小家伙竟然不理你?”望著蕭炎的背影,雪妮似乎是有些不可置信的道。

恨恨的咬著銀牙,蕭玉忿忿的道:“那家伙就是個怪胎,怎么可能用常理來看,除了學院里那變態的妖女,你見過誰能在一年內從三段斗之氣蹦成三星斗者?”

“……”

聞言,雪妮嘴巴微張,嬉皮笑臉的神sè,終于被一片震驚所覆蓋,她可沒想到,這看起來頗為清秀的少年,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天賦,這還是蕭玉口中所說的家族廢物么?

見過,不就是我嗎?一旁的蕭琴冷冷道。

你還是人嘛?!你還好意思說,你出去個五年回來就蹦跶成斗王了,你還有臉和斗者比!

蕭玉沒好氣道。

切,自己技不如人關我們倆兄弟什么事!

蕭琴慢吞吞的走向帳篷,身后蕭玉正咬牙切齒的怒視著這可惡的背影,她可沒想到這家伙竟然這么不給面子。

幾人走近綠sè大帳篷,只見在帳篷暢快的yīn影處,十多名男女正分成幾個小圈子的簇擁在一起互相閑聊著,看他們在此處的隨意神sè,想必應該和雪妮一樣,都是屬于迦南學院的學員。

在yīn影之外,二十幾名年輕男女正頂著炎炎烈rì,席地而坐,雖然因為高溫而導致臉龐上汗水直流,不過他們神sè間卻是充滿著拘謹,看樣子,他們貌似是剛剛通過外圍測試的新生。

帳篷之中,幾位閑聊的女生,忽然抬頭望著那正緩緩走過來的蕭玉等人,不由臉現驚喜,一群女人笑嘻嘻的涌了過來,頓時將蕭玉圍在其中,唧唧喳喳的笑鬧個不停。

突如其來的聲波攻擊,讓得措不及防的蕭琴和蕭炎腦子猛的漲大了一圈,目光在這些年輕貌美的女學員臉上掃過,看著她們那驚喜的神sè,蕭琴和蕭炎發現,蕭玉似乎在學院人際關系很是不錯。

“哎呀,拜托你們,矜持點好不好啊?!笨扌Σ坏玫膶讉€不斷往身上貼的損友推開,蕭玉無奈的道。

“玉兒,兩個月不見,豐滿了好多呢,老實交代,是不是…嗯?”一位有著一張秀麗臉龐的女子,手掌偷偷的在蕭玉xiong前摸過,然后貼在蕭玉的香肩上,戲謔道。

一旁,蕭琴和蕭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望向蕭玉的目光,莫名的有些詭異起來,你這些朋友,怎么都象是女sè狼呢?

“滾,yín女!別在我這發浪?!鼻文樣行灱t的將懷中的女子推開,望著又有別的女子打算撲上來,蕭玉趕忙退后了一步,指著蕭琴等人,趕忙介紹了一遍,這才分開了這些女人調戲的心思。

“嘻嘻,好漂亮的小美人?!蹦抗庠谵箖号c蕭媚身上掃過,兩女出sè的容貌不出意外的讓得這些女人驚嘆了一番。

目光慢慢轉移到一旁的蕭琴和蕭炎身上,至于蕭寧,因為與蕭玉是親姐弟的關系,倒是被這些女人幸運的無視了過去。

蕭炎雖然年齡較蕭玉要小上兩三歲,不過經過這一年多的苦修,個子已能和蕭玉相平,臉龐雖然略微有些清秀,可眉宇間,卻是詭異的有著一抹與年齡不相稱的成熟老練,這般有些沖突的視覺沖擊,卻是讓得這些女人不由得多看了幾眼。

但蕭琴卻沒那個運氣了

“嘻嘻,好俊的小帥哥,玉兒,這是你表弟?不是親弟弟吧?老實交代,你有沒有監守自盜?”

聽著這些女人當著當事人的面,竟然問出這種強悍的話題,饒是蕭炎心中如何淡定,嘴角也是忍不住的微微一笑,看向蕭玉的目光,越發的詭異。

蕭玉聽著這群女人的調笑,一張俏臉也盡是羞惱與無奈,正當她準備解釋一下時,眼角卻是瞟見一道男子身影,正匆匆的對著這邊走過來。

俏臉微微一變,蕭玉柳眉輕蹙,旋即展開,臉頰上浮現一抹似是羞澀的暈紅,嬌嗔道:“你們就別再取笑他了,他從小就臉皮薄?!?/p>

“呃…”聞言,眾女一愣,望著蕭玉那從未有過的羞澀模樣,頓時面面相覷,她們本來只是開開玩笑而已,哪知蕭玉竟然還一本正經的出來解釋,而且這口氣…簡直象是在替情人解圍。

薰兒幾人也同樣是被蕭玉這親昵的口氣弄得一愣,互相對視了一眼,滿頭霧水,什么時候蕭玉與蕭琴的關系,變得這么好了?

站在一旁,蕭炎琴冷眼瞥著這女人的表演,嘴角一扯,剛yù直接開口拆穿,卻不料蕭玉眼疾手快的伸.出玉手,一把攬住他的手腕,一只手掌親昵的替蕭炎將他衣衫上的灰塵拍去。

“啊…”望著蕭玉這突如其來的舉動,周圍的人,頓時目瞪口呆,她們何時見過蕭玉如此對待一名男子?

“蕭玉,你…好久不見啊?!本驮诒娙税l呆之時,一道男子聲音,忽然的響起。

聽著聲音,眾人偏過頭,一位身著灰白衣衫的青年,正滿臉笑容的站在身后,青年模樣頗為英俊,只是那燦爛的笑容,卻總是讓蕭炎幾人覺得有點虛假。

蕭玉臉頰上的羞澀緩緩收斂,回轉過身,手臂依然挽著蕭炎,瞟了一眼青年,淡淡的道:“羅布啊,好久不見?!?/p>

“呵呵?!毙χc了點頭,被稱為羅布的青年,目光似是隨意的看了看兩人挽在一起的手,望向蕭琴的眼瞳中,隱晦的閃過一抹寒意與怒火。

“呵呵,這幾位,是帶來的嗎?”笑著走上前來,羅布含笑問道。

“嗯?!彪S意的點了點頭,蕭玉再次將蕭琴幾人介紹了一遍,微笑道:“我是帶他們過來測驗的?!?/p>

“哦,這樣啊?!毙χc了點頭,羅布從懷中掏出一枚拳頭大小的紅sè水晶球,揚了揚,笑道:“正好剛才若琳導師給了我一塊測驗水晶,就讓他們試試吧,其他的測驗水晶已經全部拿到前面測驗通道中去了,如果不用我的,就得再等一段時間了?!?/p>

聞言,蕭玉略微遲疑,方才點了點頭,偏頭對著蕭炎柔聲解釋道:“這測驗水晶很簡單,只要實力到達了八段斗之氣,它就會自動發亮,那樣,你們就通過了初步測試?!?/p>

“放手吧!”蕭炎橫了她一眼,淡淡的道。

“哦?!笔捰裥σ饕鞯狞c了點頭,極為乖覺的放開雙手,而望著她這副乖巧模樣,那位名叫羅布的青年,握著水晶球的手掌,猛的捏緊了許多。

“薰兒你們先試吧?!比嗔巳啾皇捰褡サ糜行┩t的手腕,蕭炎對著薰兒笑道。

微笑著點了點頭,薰兒與蕭媚,蕭寧三人率先上前,手掌在水晶球上停留了片刻,待得水晶球發光之后,便是退了回來。

見到三人成功,蕭炎也是上前隨意的摸了摸,同樣是取得這般效果。

看見蕭炎成功蕭琴也把手放了上去。

咔....咔...那水晶盡然破碎了。

廢品。冷冷說了一聲蕭琴轉過身繼續和雪魅納蘭嫣然談笑。

好恐怖!

“放心吧,若是沒有到達通過界限,我也不會自作主張帶他們進來?!蓖娜顺晒?,蕭玉淡淡的道。

“呵呵,不是不相信你,只不過這是規矩?!睕_著蕭玉歉意的笑了笑,羅布收好水晶球,手指指向外面那些在烈rì下席地而坐的男女,對著蕭琴幾人笑道:“恭喜你們通過初步測試,現在,便請幾位在外面呆上半個小時吧?!?/p>

“羅布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聞言,蕭玉柳眉一豎,滿臉冰霜的冷喝道。

“放心吧,若是沒有到達通過界限,我也不會自作主張帶他們進來?!蓖娜顺晒?,蕭玉淡淡的道。

“呵呵,不是不相信你,只不過這是規矩?!睕_著蕭玉歉意的笑了笑,羅布收好水晶球,手指指向外面那些在烈rì下席地而坐的男女,對著蕭炎幾人笑道:“恭喜你們通過初步測試,現在,便請幾位在外面呆上半個小時吧?!?/p>

“羅布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聞言,蕭玉柳眉一豎,滿臉冰霜的冷喝道。

“蕭玉,你也是老學員了,應該知道這是錄取時的規矩,呵呵,現在的新學員脾xìng越來越浮躁,所以在錄取之時,挫挫他們的銳氣,有利他們rì后在學院的生活?!绷_布笑道。

“哼,羅布,你對那些無知新生說這些,我也懶得管你,不過你少把這些爛規矩用到我帶來的人身上!”蕭玉冷冷的道。

“這是規矩?!?/p>

羅布嘴角一抽,蕭玉如此不給面子的在眾人面前叱喝他,也讓得他心中有些怒氣與酸意。

“羅布,你還是別搗亂了,你其實也清楚,這些規矩,可有可無而已,何必鬧成這樣?”旁邊的眾女,也是有些瞧不慣這家伙拿著雞毛當令箭的舉動,都不由皺眉道。

“呵呵,抱歉,他們是在我手上通過測試的,按照規定,這段時間內,我應該暫時管轄他們?!绷_布燦爛的笑道,瞧著蕭玉又yù發怒,他話音忽然一轉:“好吧,看在你的份上,他們不用全部出去,就讓一個人代表吧?呃…我看看,就讓…就讓這位小xiong弟出去吧,呵呵,反正一個大男人,也不用怕被曬黑?!绷_布的手指在幾人身上緩緩移過,最后笑著停在了蕭炎面前。

蕭炎輕抬了抬眼,淡淡的望著面前這滿臉笑容的青年。

“滾開,蕭炎他不會出去,我自己會去找若琳導師說,不用你在這里指手劃腳!”xìng感長腿朝前一邁,蕭玉擋在蕭炎面前,冷聲道。

“喲呵,羅布大哥,你這邊似乎出了些問題???”就在幾人糾纏不休之時,帳篷yīn影中又是笑嘻嘻的涌出一群男子。

“沒什么,只是這位新生不愿意出去曬曬而已?!绷_布裝好水晶球,隨意的笑道。

“嘿,好久沒遇見過這么囂張的新生了,羅布大哥,需要我們幫忙么?”聞言,一名xiong口上繪一枚金星的青年,沖著羅布嘿嘿發笑,笑容中有著一抹討好意味。

笑著點了點頭,羅布望著俏臉yīn沉的蕭玉,略微沉吟,忽然笑道:“這樣吧,不出去就不出去,不過畢竟外面還有這么多新生看著,如果偏偏他們幾人不出去曬曬,恐怕別人心里也會有些不樂意?!?/p>

說著,羅布拍了拍身旁那名青年的肩膀,沖著蕭炎笑道:“既然你不想出去,那便與戈剌切磋切磋吧,當然,不需要你打敗他,只要你能在他手中堅持二十回合,那就行?!?/p>

聞言,蕭玉身旁的眾女,頓時對著羅布怒叱了起來,看現在的情況,她們也是看明白了,原來這家伙是在吃蕭炎的醋,并且還打算公報私仇。

與眾女的怒叱想比,蕭玉卻是詭異的沉默了下來,微偏過頭,眸子注視著蕭炎,她清楚現在蕭炎的實力,絕對不會比她弱,對付一名一星斗者,并不困難。

沒有理會蕭玉的注視,蕭琴淡淡的盯著面前那滿臉燦爛笑容的羅布,漆黑的眼眸中,掠過點點寒意,他本來并不想多事,可這家伙卻是偏偏要狗仗人勢,不斷相逼。

“嘿嘿,來吧,小子,讓我來教教你如何尊重學長,不然以后在學院里吃了虧,還得怪我們?!蹦敲凶龈曦莸那嗄?,上前一步,對著蕭琴不懷好意的笑道。

緩緩的吐了一口氣,在眾人的注視下,蕭琴無奈的聳了聳肩,上前兩步,在行至蕭玉身旁時,忽然手臂一伸,狠狠的攬住那柔軟的纖腰,將之勒進懷中。

被蕭炎驟然偷襲,蕭玉先是一愣,緊接著俏臉布滿暈紅,考慮到羅布在一旁,她只得停止掙扎,恨恨的咬著一口銀牙,心中不斷的詛咒著這竟然在大庭廣眾下占自己便宜的家伙。

蕭琴的這般舉動,在讓得附近的眾女再次目瞪口呆時,也使得羅布的臉sè,瞬間yīn沉,他偏過頭,對著戈剌yīn聲道:“下手重點!”

聞言,戈剌yīn笑著點了點頭。

一旁的薰兒三人,望著這兩人詭異的舉動,都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“這是利息?!笔终屏魬侔愕脑谑捰裱g輕摸了兩把,蕭琴在其耳邊輕聲冷笑道。

說完之后,蕭琴也不看俏臉羞紅的蕭玉,主動的放開手掌,扭了扭脖子,緩緩的走向那正yīn測測盯著自己的戈剌。

千炮街机电玩捕鱼版下载 快速赛车 喜乐彩组合投注技巧 即时赔率亚洲赔率澳门赔率 凤凰娱乐首页 快乐10分复式3任选兑奖多少倍 辽宁十一选五任五遗漏一定牛 足彩胜负彩怎么押 蓝洞棋牌正式版下载 甘肃快3开状 2014德甲排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