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!

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www.mfmxq.tw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與納蘭嫣然所期待的有些不同,在她話出之后,面前的少年,身體猛的劇烈顫抖了起來,緩緩的抬起頭來,那張清秀的稚嫩小臉,現在卻是猙獰得有些可怖…

雖然三年中一直遭受著嘲諷,不過在蕭炎的心中,卻是有著屬于他的底線,納蘭嫣然這番高高在上,猶如施舍般的舉動,正好狠狠的踏在蕭炎隱藏在心中那僅剩的尊嚴之上。

“啊…”被少年猙獰模樣嚇了一跳,少女急忙后退一步,一旁的那位英俊青年,豁然的拔出長劍,目光yīn冷的直指蕭炎。

“我…真的很想把你宰了!”牙齒在顫抖間,泄露出殺意凜然的字句,蕭炎拳頭緊握,漆黑的眼睛燃燒著暴怒的火焰。

“炎兒,不可無理!”首位之上,蕭戰也是被蕭炎的舉動嚇了一跳,連忙喝道,現在的蕭家,可得罪不起云嵐宗啊。

拳頭狠狠的握攏起來,蕭炎微微垂首,片刻之后,又輕輕的抬了起來,只不過,先前的那股猙獰恐怖,卻是已經化為了平靜…

三年中,雖然受盡了歧視與嘲諷,不過卻也因此,鍛造出了蕭炎那遠超常人的隱忍。

面前的納蘭嫣然,是云嵐宗的寵兒,如果自己現在真對她做了什么事,恐怕會給父親帶來數不盡的麻煩,所以,他只得忍!

望著面前幾乎是驟然間收斂了內心情緒的少年,葛葉以及納蘭嫣然心中忽然的有些感到發寒…

“這小子,rì后若一直是廢物,倒也罷了,如果真讓他擁有了力量,絕對是個危險人物…”葛葉在心中,凝重的暗暗道。

“蕭炎,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我的舉動讓你如此憤怒,不過,你…還是解除婚約吧!”輕輕的吐了一口氣,納蘭嫣然從先前的驚嚇中平復下了心情,小臉微沉的道。

“請記住,此次我前來蕭家,是我的老師,云嵐宗宗主,親自首肯的!”抿著小嘴,納蘭嫣然微偏著頭,有些無奈的道:“你可以把這當做是脅迫,不過,你也應該清楚,現實就是這樣,沒有什么事是絕對的公平,雖然并不想表達什么,可你也清楚你與我之間的差距,我們…”

“基本沒什么希望…”

聽著少女宛如神靈般的審判,蕭炎嘴角溢出一抹冷笑:“納蘭小姐…你應該知道,在斗氣大陸,女方悔婚會讓對方有多難堪,呵呵,我臉皮厚,倒是沒什么,可我的父親!他是一族之長,今rì若是真答應了你的要求,他rì后在如何掌管蕭家?還如何在烏坦城立足?”

望著臉龐充斥著暴怒的少年,納蘭嫣然眉頭輕皺,眼角瞟了瞟首位上那忽然間似乎衰老了許多的蕭戰,心頭也是略微有些歉然,輕咬了咬櫻唇,沉吟了片刻,靈動的眼珠微微轉了轉,忽然輕聲道:“今rì的事,的確是嫣然有些莽撞了,今天,我可以暫時收回解除婚約的要求,不過,我需要你答應我一個約定!”

“什么約定?”蕭炎皺眉問道。

“今rì的要求,我可以延遲三年,三年之后,你來云嵐宗向我挑戰,如果輸了,我便當眾將婚約解除,而到那時候,想必你也進行了家族的成年儀式,所以,就算是輸了,也不會讓蕭叔叔臉面太過難堪,你可敢接?”納蘭嫣然淡淡的道。

“呵呵,到時候若是輸了,的確不會再如何損耗父親的名聲,可我,或許這輩子都得背負恥辱的失敗之名了吧,這女人…還真狠吶!”心頭悲憤一笑,蕭炎的面龐,滿是譏諷。

“納蘭小姐,你又不是不清楚炎兒的狀況,你讓他拿什么和你挑戰?如此這般侮辱與他,有意思么?”蕭戰一巴掌拍在桌面之上,怒然而起。

“蕭叔叔,悔婚這種事,總需要有人去承擔責任,若不是為了保全您的面子,嫣然此刻便會強行解婚!然后公布于眾!”幾次受阻,納蘭嫣然也是有些不耐,轉過頭對著沉默的蕭炎冷喝道:“你既然不愿讓蕭叔叔顏面受損,那么便接下約定!三年之后與現在,你究竟選擇前者還是后者?”

“納蘭嫣然,你不用做出如此強勢的姿態,你想退婚,無非便是認為我蕭炎一屆廢物配不上你這天之驕女,說句刻薄的,你除了你的美貌之外,其他的本少爺根本瞧不上半點!云嵐宗的確很強,可我還年輕,我還有的是時間,我十二歲便已經成為一名斗者,而你,納蘭嫣然,你十二歲的時候,是幾段斗之氣?沒錯,現在的我的確是廢物,可我既然能夠在三年前創造奇跡,那么rì后的歲月里,你憑什么認為我不能再次翻身?”面對著少女咄咄逼人的態勢,沉默的蕭炎終于猶如火山般的爆發了起來,小臉冷肅,一腔話語,將大廳之中的所有人都是震得發愣,誰能想到,平rì那沉默寡言的少年,竟然如此利害。

納蘭嫣然蠕動著小嘴,雖然被蕭炎對她的評價氣得俏臉鐵青,不過卻是無法申辯,蕭炎所說的確是事實,不管他現在再如何廢物,當初十二歲成為一名斗者,卻是真真切切,而當時的納蘭嫣然,方才不過八段斗之氣而已…

“納蘭小姐,看在納蘭老爺子的面上,蕭炎奉勸你幾句話,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窮!”蕭炎錚錚冷語,讓得納蘭嫣然嬌軀輕顫了顫。

“好,好一句莫欺少年窮!我蕭戰的兒子,就是不凡!”首位之上,蕭戰雙目一亮,雙掌重砸在桌面之上,濺起茶水灑落。

咬牙切齒的盯著面前冷笑的少年,納蘭嫣然常年被人嬌慣,哪曾被同齡人如此教訓,當下氣得腦袋發昏,略帶著稚氣的聲音也是有些尖銳:“你憑什么教訓我?就算你以前的天賦無人能及,可現在的你,就是一個廢物!好,我納蘭嫣然就等著你再次超越我的那天,今天解除婚約之事,我可以不再提,不過三年之后,我在云嵐宗等你,有本事,你就讓我看看你能翻身到何種地步!如果到時候你能打敗我,我納蘭嫣然今生為奴為婢,全都你說了算!”

“當然,三年后如果你依舊是這般廢物,那紙解除婚約的契約,你也給我乖乖的交出來!”

望著小臉鐵青的少女,蕭炎笑著嘲諷出了聲:“不用三年之后,我對你,實在是提不起半點興趣!”說完,也不理會那俏臉冰寒的納蘭嫣然,豁然轉身,快步行到桌前,奮筆疾書!

墨落,筆停!

蕭炎右手驟然抽出桌上的短劍,鋒利的劍刃,在左手掌之上,猛然劃出一道血口…

沾染鮮血的手掌,在白紙之上,留下刺眼的血??!

輕輕拈起這份契約,蕭炎發出一聲冷笑,在路過納蘭嫣然面前之時,手掌將之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之上。

“不要以為我蕭炎多在乎你這什么天才老婆,這張契約,不是解除婚約的契約,而是本少爺把你逐出蕭家的休證!從此以后,你,納蘭嫣然,與我蕭家,再無半點瓜葛!”

“你…你敢休我?”望著桌上的血手契約,納蘭嫣然美麗的大眼睛瞪得老大,有些不敢置信的道,以她的美貌,天賦以及背景,竟然會被一個小家族中的廢物,給直接休了?這種突如其來的變況,讓得她覺得太不真實了。

冷冷的望著納蘭嫣然錯愕的模樣,蕭炎忽然的轉過身,對著蕭戰曲腿跪下,重重的磕了一頭,緊咬著嘴唇,卻是倔強的不言不語…

雖然在家族之中,名義上是他把納蘭嫣然逐出了家族,可這事傳出去之后,別人可不會這么認為,不清楚狀況的他們,只會認為,是納蘭嫣然以強橫的背景,強行讓得蕭家退婚,畢竟,以納蘭嫣然的天賦,美貌,以及背景,配蕭家一廢柴少爺,那是絕對的綽綽有余,沒有人會認為,蕭炎會有魄力休掉一位未來云嵐宗的掌舵人…而如此,作為蕭炎的父親,蕭戰定然會受到無數譏諷…

望著跪伏的蕭炎,明白他心中極為歉疚的蕭戰淡然一笑,笑吟吟的道:“我相信我兒子不會是一輩子的廢物,區區流言蜚語,rì后在現實面前,自會不攻而破?!?/p>

“父親,三年之后,炎兒會去云嵐宗,為您親自洗刷今rì之辱!”眼角有些shi潤,蕭炎重重的磕了一頭,然后徑直起身,毫不猶豫的對著大廳之外行去。

在路過納蘭嫣然之時,蕭炎腳步一頓,清淡的稚嫩話語,冰冷吐出。

“三年之后,我會找你!”

少年的背影在陽光的照耀下,被拉扯得極長,看上去,孤獨而落寞。

納蘭嫣然小嘴微張,有些茫然的盯著那道逐漸消失的背影,手中的那紙契約,忽然的變得重如千斤…

“三位,既然你們的目的已經達到,那便請回吧?!蓖x開的少年,蕭戰臉龐淡漠,掩藏在衣袖中的拳頭,卻是捏得手指泛白。

哈哈!好大的口氣,這么容易就讓你們走了我豈不是顯得沒面子!

千炮街机电玩捕鱼版下载 七乐彩 电子游戏议论文 黑龙江时时彩 体彩20选5开奖号码 合买彩票合法吗 足球指数足球即时指数 重庆百变王牌推荐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河南22选5 用硬盘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