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氣散

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www.mfmxq.tw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咳?!卑着劾险咻p咳了一聲,站起身來對著蕭戰拱了拱手,微笑道:“蕭族長,此次前來貴家族,主要是有事相求!”

“呵呵,葛葉先生,有事請說便是,如果力所能及,蕭家應該不會推辭?!睂τ谶@位老者,蕭戰可不敢怠慢,連忙站起來客氣的道,不過由于不知道對方到底所求何事,所以也不敢把話說得太滿。

“呵呵,蕭族長,你可認識她么?”葛葉微微一笑,指著身旁的少女含笑問道。

“呃…恕蕭戰眼拙,這位小姐…”聞言,蕭戰一愣,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女,略微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。

當年納蘭嫣然被云韻收為弟子之時,年僅十歲,在云嵐宗中修煉了五年時間,所謂女大十八變,好多年未見,蕭戰自然不知道面前的少女,便是自己名義上的兒媳婦。

“咳…她的名字叫納蘭嫣然?!?/p>

“納蘭嫣然?納蘭老爺子的孫女納蘭嫣然?”蕭戰先是一怔,緊接著滿臉大喜,想必是記起了當年的那事,當下,急忙對著少女露出溫和的笑容:“原來是納蘭侄女,蕭叔叔可有好多年未曾與你見面了,可別怪罪叔叔眼拙?!?/p>

忽然出現的一幕,讓得眾人也是略微一愣,三位長老互相對視了一眼,眉頭不由得皺了皺…

“蕭叔叔,侄女一直未曾前來拜見,該賠罪的,可是我呢,哪敢怪罪蕭叔叔?!奔{蘭嫣然甜甜的笑道。

“呵呵,納蘭侄女,以前便聽說了你被云韻大人收入門下,當時還以為是流言,沒想到,竟然是真的,侄女真是好天賦啊…”蕭戰笑著贊嘆道。

“嫣然只是好運罷了…”淺淺一笑,納蘭嫣然有些吃不消蕭戰的熱情,桌下的手掌,輕輕扯了扯身旁的葛葉。

“呵呵,蕭族長,在下今rì所請求之事,便與嫣然有關,而且此事,還是宗主大人親自開口…”葛葉輕笑了一聲,在提到宗主二字時,臉龐上的表情,略微鄭重。

臉sè微微一變,蕭戰也是收斂了笑容,云嵐宗宗主云韻可是加瑪帝國的大人物,他這小小的一族之長,可是半點都遭惹不起,可以她的實力與勢力,又有何事需要蕭家幫忙?葛葉說是與納蘭侄女有關,難道?

想到某種可能,蕭戰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幾下,碩大的手掌微微顫抖,不過好在有著袖子的遮掩,所以也未曾被發現,強行壓下心頭的怒火,聲音有些發顫的凝聲道:“葛葉先生,請說!”

“咳…”葛葉臉sè忽然出現了一抹尷尬,不過想起宗主對納蘭嫣然的疼愛,又只得咬了咬牙,笑道:“蕭族長,您也知道,云嵐宗門風嚴厲,而且宗主大人對嫣然的期望也是很高,現在基本上已經是把她當做云嵐宗下一任的宗主在培養…而因為一些特殊的規矩,宗主傳人在未成為正式宗主之前,都不可與男子有糾葛…”

“宗主大人在詢問過嫣然之后,知道她與蕭家還有一門親事,所以…所以宗主大人想請蕭族長,能夠…解除了這婚約?!?/p>

“咔!”蕭戰手中的玉石杯,轟然間化為了一蓬粉末。

大廳之中,氣氛有些寂靜,上方的三位長老也是被葛葉的話震了了震,不過片刻之后,他們望向蕭戰的目光中,已經多出了一抹譏諷與嘲笑。

“嘿嘿,被人上門強行解除婚約,看你這族長,以后還有什么威望管理家族!”

一些年輕一輩的少年少女并不知曉蕭炎與納蘭嫣然的婚約,不過在向身旁的父母打聽了一下之后,他們的臉sè,頓時變得jīng彩了起來,譏誚的嘲諷目光,投向了角落處的蕭炎…

望著蕭戰那yīn沉至極的臉sè,納蘭嫣然也是不敢抬頭,將頭埋下,手指緊張的絞在了一起。

“蕭族長,我知道這要求有些強人所難,不過還請看在宗主大人的面上,解除了婚約吧…”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葛葉淡淡的道。

蕭戰拳頭緊握,淡淡的青sè斗氣,逐漸的覆蓋了身軀,最后竟然隱隱約約的在臉龐處匯聚成了一個虛幻的獅頭。

蕭家頂級功法:狂獅怒罡!等級:玄階中級!

望著蕭戰的反映,葛葉臉龐也頓時凝重了起來,身體擋在納蘭嫣然身前,鷹爪般的雙手猛的曲攏,青sè斗氣在鷹爪中匯聚而起,散發著細小而凌厲的劍氣。

云嵐宗高深功法,青木劍訣!等級:玄階低級!

隨著兩人氣息的噴發,大廳之中,實力較弱的少年們,臉sè猛的一白,旋即xiong口有些發悶。

就在蕭戰的呼吸越加急促之聲,三位長老的厲喝聲,卻是宛如驚雷般的在大廳中響起:“蕭戰,還不住手!你可不要忘記,你是蕭家的族長!”

身子猛的一僵,蕭戰身體上的斗氣緩緩的收斂,最后完全消失。

一屁股坐回椅子上,蕭戰臉sè淡漠的望著低頭不言的納蘭嫣然,聲音有些嘶啞的道:“納蘭侄女吶,好魄力啊,納蘭肅有你這女兒,真是很讓人羨慕??!”

嬌軀微微一顫,納蘭嫣然吶吶的道:“蕭叔叔…”

“呵呵,叫我蕭族長就好,叔叔這稱謂,我擔不起,你是未來云嵐宗的宗主,rì后也是斗氣大陸的風云人物,我家炎兒不過是資質平庸之輩,也的確是配不上你…”淡淡的揮了揮手,蕭戰語氣冷漠的道。

“多謝蕭族長體諒了?!甭勓?,一旁的葛葉大喜,對著蕭戰賠笑道:“蕭族長,宗主大人知道今天這要求很是有些不禮貌,所以特地讓在下帶來一物,就當做是賠禮!”

說著,葛葉伸手抹了抹手指上的一枚戒指,一只通體泛綠的古玉盒子在手中憑空出現…

小心的打開盒子,一股異香頓時彌漫了大廳,聞者皆都是jīng神為之一暢。

三位長老好奇的伸過頭,望著玉匣子內,身體猛的一震,驚聲道:“聚氣散?”

千炮街机电玩捕鱼版下载 体球即时比分网新版 江西时时彩在线开奖信息 米赚手机赚钱是什么 3d组三遗漏周期 英超直播曼联 上海快3最大遗漏 体彩新11选5能赚钱吗 球探体育比分 给酒店供易耗品赚钱吗 中国足协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