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嵐宗

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www.mfmxq.tw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大廳中,蕭戰以及三位長老,正在頗為熱切的與那位陌生老者交談著,不過這位老者似乎有什么難以啟齒的事情一般,每每到口的話語,都將會有些無奈的咽了回去,而每當這個時候,一旁的嬌貴少女,都是忍不住的橫了老者一眼…

傾耳聽了一會,蕭炎便是有些無聊的搖了搖頭…

“蕭炎哥哥,你知道他們的身份嗎?”就在蕭炎無聊得想要打瞌睡之時,身旁的熏兒,纖指再次翻開古樸的書頁,目不斜視的微笑道。

“你知道?”好奇的轉過頭來,蕭炎驚詫的問道。

“看見他們袍服袖口處的云彩銀劍了么?”微微一笑,熏兒道。

“哦?”心頭一動,蕭炎目光轉向三人袖口,果然是發現了一道云彩形狀的銀劍。

“他們是云嵐宗的人?”蕭炎驚訝的低聲道。

雖然并沒有外出歷練,不過蕭炎在一些書籍中卻看過有關這劍派的資料,蕭家所在的城市名為烏坦城,烏坦城隸屬于加瑪帝國,雖然此城因為背靠魔獸山脈的地利,而躋身進入帝國的大城市之列,不過也僅僅只是居于末座。

蕭炎的家族,在烏坦城頗有份量,不過卻也并不是唯一,城市中,還有另外兩大家族實力與蕭家相差無幾,三方彼此明爭暗斗了幾十年,也未曾分出勝負…

如果說蕭家是烏坦城的一霸,那么蕭炎口中所說的云嵐宗,或許便應該說是整個加瑪帝國的一霸!這之間的差距,猶如鴻溝,也難怪連平rì嚴肅的父親,在言語上很是敬畏。

“他們來我們家族做什么?”蕭炎有些疑惑的低聲詢問道。

移動的纖細指尖微微一頓,熏兒沉默了一會,方才道:“或許和蕭炎哥哥有關…”

“我?我可沒和他們有過什么交集???”聞言,蕭炎一怔,搖頭否認。

“知道那少女叫什么名字嗎?”熏兒淡淡的掃了一眼對面的嬌貴少女。

“什么?”眉頭一皺,蕭炎追問道。

“納蘭嫣然!”熏兒小臉浮現點點古怪之意,斜瞥著身子有些僵硬的蕭炎。

“納蘭嫣然?加瑪帝國獅心元帥納蘭桀的孫女納蘭嫣然?那位…那位與我指腹為婚的未婚妻?”蕭炎臉sè僵硬的道。

“嘻嘻,爺爺當年與納蘭桀是生死好友,而當時恰逢你與納蘭嫣然同時出生,所以,兩位老爺子便定了這門親事,不過,可惜,在你出生后的第三年,爺爺便因與仇人交戰重傷而亡,而隨著時間的流逝,蕭家與納蘭家的關系也是逐漸的淺了下來…”熏兒微微頓了頓,望著蕭炎那瞪大的眼睛,不由得輕笑了一聲,接著道:“納蘭桀這老頭不僅xìng子桀驁,而且為人又極其在乎承喏,當年的婚事,是他親口應下來的,所以就算蕭炎哥哥最近幾年名聲極差,他也未曾派人過來悔婚…”

“這老頭還的確桀得可愛…”聽到此處,蕭炎也是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。

“納蘭桀在家族中擁有絕對的話語權,他說的話,一般都沒人敢反對,雖然他也很疼愛納蘭嫣然這孫女,不過想要他開口解除婚約,卻是有些困難…”熏兒美麗的眼睛微彎,戲謔道:“可五年之前,納蘭嫣然被云嵐宗宗主云韻親自收做弟子,五年間,納蘭嫣然表現出了絕佳的修煉天賦,更是讓得云韻對其寵愛不已…當一個人擁有了改變自己命運的力量時候,那么她會想盡辦法將自己不喜歡的事,解決掉…很不幸的,蕭炎哥哥與她的婚事,便是讓她最不滿意的地方!”

“你是說,她此次是來解除婚約的?”

臉sè一變,蕭炎心頭猛的涌出一陣怒氣,這怒氣并不是因為納蘭嫣然對他的歧視,說實在的,對面的少女雖然美麗,可他蕭炎也不是一個被下半身支配心智的sè狼,就算與她結不成秦晉之好,那蕭炎也頂多只是有些男人慣xìng的遺憾而已,可如果她真的在大庭廣眾下對自己的父親提出了解除婚約的請求,那么父親這族長的臉,可就算是丟盡了!

納蘭嫣然不僅美麗嬌俏,地位顯赫,而且天賦絕佳,任何人在說起此事時,都將會認為他蕭炎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成,卻反被天鵝踏在了腳下…

如此的話,rì后不僅蕭炎,就算是他的父親,也將會淪落為他人笑柄,威嚴大失。

輕輕的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,蕭炎那藏在袖間的手掌,卻已是緊緊的握攏了起來:“如果自己現在是一名斗師,誰又敢如此踐踏于我?”

的確,如果蕭炎此時擁有斗師實力,那么,就算納蘭嫣然有著云嵐宗撐腰,那也不可能做出如此行徑,年僅十五歲的斗師,嘿,在斗氣大陸這么多年的歷史中,可唯有那寥寥數人而已,而且這幾人,都早已經成為了斗氣修煉界中的泰山北斗!

一只嬌嫩的小手,悄悄的穿過衣袖,輕輕的按著蕭炎緊握的手掌,熏兒柔聲道:“蕭炎哥哥,她若真如此行事,只是她的損失而已,熏兒相信,rì后,她會為今rì的短淺目光后悔!”

“后悔?”嗤笑了一聲,蕭炎臉龐滿是自嘲:“現在的自己,有那資格?”

“熏兒,你對他們似乎知道得很清楚?你先前所說的一些東西中,或許就是連我父親,也不知道吧?你是如何得知的?”輕擺了擺手,蕭炎話音忽然一轉,問道。

熏兒一怔,卻是含笑不語。

望著熏兒的躲避態勢,蕭炎只得無奈的撇了撇嘴,熏兒雖然也姓蕭,不過與他卻沒有半點血緣關系,而且熏兒的父母,蕭炎也從未見過,每當他詢問自己的父親時,滿臉笑容的父親便會立刻閉口不語,顯然對熏兒的父母很是忌諱,甚至…懼怕!

在蕭炎心中,熏兒的身份,極為神秘,可不管他如何側面詢問,這小妮子都會機靈的以沉默應對,讓得蕭炎就算有計也是無處可施。

“唉,算了,懶得管你,不說就不說吧…”搖了搖頭,蕭炎的臉sè忽然yīn沉了下來,因為對面那在納蘭嫣然不斷示意的眼sè下,那位老者,終于是站起來了…

“呵呵,借助著云嵐宗向父親施威么?這納蘭嫣然,真是好手段吶…”蕭炎的心頭,響起了憤怒的冷笑。

千炮街机电玩捕鱼版下载 淘宝快3和值走势图 最好的丰禾棋牌官网 广西快乐十分尾数控制软件 nba直播 广东36选7 双色球16014大奖 日本职业棒球比分 体育彩票青海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网易彩票网 捕鱼王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