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工

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www.mfmxq.tw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“異火?”弗蘭克與奧托震撼的對視了一眼,旋即微微搖了搖頭。

“有點不像…而且,憑這小家伙的實力,根本不可能如此熟練的控制這么濃郁的異火!”奧托雙眼死死的盯著那隨著蕭琴的感知力的控制,而不斷升騰的紫火,沉聲道。

“的確有點不像,異火可不是這般容易控制…”弗蘭克搽了搽胡須上的水跡,臉龐上的表情,同樣極為凝重。

“可為什么他的火焰,會是紫sè?”弗蘭克與奧托眉頭緊皺,心中有些茫然,他們還從未聽說過,除開煉化了異火之外的火焰,有什么火焰,會呈紫sè。

“這小家伙…不簡單吶,難怪如此年紀便敢來考核一品煉藥師,原來是有這般底子,看那紫火的濃郁程度,我想,這小家伙的實力,定然是在斗者五星之上,當真是可怕的修煉天賦??!”緩緩的平息下心情,弗蘭克感嘆道。

“我就說為什么先前第一次見到他時有些古怪的感覺,沒想到,他竟然還真的在我眼皮底下隱藏了一些實力,這小家伙,ting神秘的啊…”奧托手掌鋝著長長的胡須,沖著弗蘭克笑道:“我忽然間很想見識一下他的老師,我想知道,究竟是什么人,居然能夠調教出如此優秀的學生,唉,與他相比起來,雪魅與琳菲,都是要差之一籌啊?!?/p>

“嗯?!蔽⑽Ⅻc了點頭,弗蘭克笑道:“虧這兩丫頭爭了這么多年,如今這位叫做蕭琴的少年,卻是給了她們當頭一棒,以后也好讓得她們知道,什么才叫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??!”

一旁,奧托見狀,只是微微笑了笑,然后再次將目光投進光幕之中,嘴中輕聲道:“他雖然能夠cāo控這種有別于其他火焰的紫火,不過煉丹,并不只是光靠火焰,靈魂感知力以及對火候的把握,各種藥材需要成分的多少,這些種種,都是頗為重要的一環,現在,還是繼續看下去吧…”

弗蘭克點了點頭,身為四品煉藥師的他,自然是知道這些,所以,當下也不再說話,目光注視著光幕之內那正全神貫注的煉制丹藥的少年,不言不語。

隨著他們兩人的安靜,大廳內也再次陷入了平靜,只不過這一次,大多數的目光,都一直停留在蕭炎身上,很多人都想知道,這位能夠cāo控疑似異火火焰的少年,在別的環節上,是否依然能夠表現杰出。

……處于光罩之中的蕭琴,自然是沒有閑心關注外面那因為紫火而sāo動的大廳,目光粗略的在石臺上掃過,然而不急不緩的拈起幾種藥材,有條不紊的丟進藥鼎之中,在靈魂感知力的壓制之下,兇猛的紫火猶如綿羊一般溫順,將那丟進藥鼎中的藥材溫柔的包裹而進,然后將煉制蓄力丹所需要的各種jīng華材料從中提煉而出。

在蕭炎這般平緩的煉制之下,藥鼎之中,蓄力丹的雛形,正在緩緩的形成著。

雖然光幕之中,每個石臺都被更小的方形光幕隔了開來,不過蕭炎的紫火,實在是太過另類,所以,在他將之釋放出來后不久,分別在他左右兩側的雪魅與琳菲,便是有所察覺的偏過頭來,當她們的視線瞟見那升騰的紫火之后,美眸猛然睜大,隨著一聲輕微的悶響,兩人藥鼎之中的正在提煉的藥材,頓時在她們分心之下,被火焰燒成了灰燼。

沒有太過理會化成灰燼的藥材,兩女微張著紅潤小嘴,愣愣的望著那在蕭炎的控制下,似急似緩,似熱似溫的紫sè火焰,片刻之后,皆是不由得在心中輕吸了一口涼氣。

雖然她們并不知道蕭炎的那種紫火確切是什么東西,不過從火焰的洶涌程度上來看,絕對要比她們的深黃斗氣火焰要更加難以控制一些便是。

然而,從面前少年那從容的舉止來看,對于這紫火的控制,他幾乎是得心應手般的順利,而這般控制力度,即使雪魅與琳菲心氣頗為高傲,那也是有些自愧不如。

兩女目光從藥鼎上移開,最后猶如心有靈犀一般,將目光投瞟向了那將所有心神都投注在藥鼎之內的少年。

此時的少年,清秀的臉龐上并未有絲毫緊張之感,臉龐上因為紫火的騰燒,而被印shè出淡淡的紫sè,不過那股輕風云淡的從容氣質,卻是幾乎差點讓得兩女認為面前的人,并非是一個不足二十的青澀少年,而是一個有著豐富煉藥經驗的高級煉藥師一般。

這種平緩而從容的氣質,雪魅與琳菲,都只是在自己老師煉藥師時,方才能夠看到,而此時,面前的少年,卻是讓得她們再次重溫了一次。

兩女的目光,略微在半空中交錯了一下,都是瞧出一分苦笑與挫敗。

“唉…”目光再次在蕭琴身上轉了一圈,雪魅輕嘆了一口氣,玉手鋝了鋝額前的銀絲,然后收回注意力,再次將心神投注進藥鼎之中。

“這家伙,隱藏得還真深…我竟然又走眼了…”再次瞥了一眼蕭琴,琳菲小嘴輕輕嘟囔了一聲,先前還在她心中是路人甲乙丙的蕭琴,此時,已經上升成了那種擁有恐怖的天賦,值得她極為重視的高級等級。

搖了搖頭,想起這身份轉變的速度,琳菲也是苦笑著嘆了一聲,然后將第二份藥材,丟進了藥鼎之中,開始最后的煉制。

將所有心神投注在藥鼎之中的蕭琴,自然是沒有察覺到先前身旁的兩女對自己的注視,目光緊盯著藥鼎之內。

在蕭炎的凝神之中,時間過得飛快,不知藥鼎內的丹藥翻滾了多少次之后,終于是變得圓潤了起來,望著丹藥表面的sè澤,蕭琴微微一笑,手掌緩緩的離開了藥鼎,而隨著手掌的撤離,藥鼎之中的紫sè火焰,也是緩緩的消散。

屈指輕彈,藥鼎之上的鼎蓋,被一縷勁風彈了下去,蕭炎手掌一招,一枚淡黃sè的丹藥,便是破鼎而出,然后對著蕭琴迅速飛來。

手掌快速的抓起一只玉瓶,蕭琴飛快的在身前一揚,那枚淡黃丹藥,便是被準確的收入其中。

緩緩的將玉瓶放下,蕭炎抬起頭,竟然是發現,周身的光罩已經不知何時的被撤了去,而且周圍的一道道視線,正在緊緊的注視著自己。

“呃…考核時間到了?”偏頭望了望,蕭琴發現,身旁的雪魅與琳菲,也正注視著自己,不由得訕訕的道。

望著蕭琴那有些尷尬的神sè,雪魅微微一愣,旋即微笑著點了點頭,清冷的聲音,較之先前,多了幾分柔和:“剛到幾分鐘,不過老師看你似乎還未完成,所以等了片刻,放心吧,不會因此刷去你的考核資格?!?/p>

沖著雪魅感激的笑了笑,蕭炎抬起頭,望著那笑瞇瞇走過來的弗蘭克與奧托。

緩緩走到石臺面前,弗蘭克若有深意的瞥了一眼蕭炎,笑吟吟的道:“小家伙,隱藏得很深嘛?!?/p>

蕭炎攤了攤手,沒有說話。

弗蘭克與奧托先是交叉著將一旁雪魅與琳菲所煉制的丹藥取過,然后細細的觀察了一下丹藥的成sè以及光澤等等,互相微微點頭,驚訝道‘六品巔峰丹制作的飛長完美!’

聞言,雪魅與琳菲都是輕松了一口氣。

“呵呵,你們也不用喪氣,今年不行,那便明年吧,年輕人,別的沒有,時間倒是最多?!蓖撬娜说哪?,弗蘭克笑著勸慰了一聲,然后與奧托對視了一眼,兩人再次來到蕭琴面前。

瞧得弗蘭克與奧托的舉動,大廳內的目光,都是緩緩的停在了蕭琴身上。

一旁,雪魅與琳菲,也是好奇的盯著蕭琴,她們同樣想知道,這能夠cāo縱神秘火焰的家伙,煉出的丹藥,會是何種等級?

順手拿起蕭琴石臺上的那張羊皮紙,弗蘭克瞟了一眼,老臉微微一變,驚愕道:“皇極丹?”

“呃…”聞言,奧托也是一愣,旋即恍然的笑道:“難怪小家伙用的時間要長一些,原來你竟然拿到這藥方了?!?/p>

聽得皇極丹的名字,雪魅與琳菲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,別的不說,光是在這藥方的等級難度之上,她們便是遜sè了一籌。

“嘖嘖,小家伙有能耐啊,竟然連皇極丹都能順利煉制出來,這丹藥即使是一些真正的一品煉藥師,也難以煉制出來啊?!斌@嘆的咂了咂嘴,弗朗克將玉瓶中的丹藥傾倒而出,頓時,一枚淡黃sè的圓潤丹藥,便是調皮的滾了出來。

丹藥約有拇指大小,通體淡黃,隱隱有著一圈碧綠波紋夾雜其中,猶如擴散的漣漪一般,看上去頗為奇異。

“丹紋…”

望著那一圈碧綠波紋,弗蘭克與奧托再次驚嘆的咂了咂嘴,煉制丹藥,一般當丹藥的成sè與光澤到了頂峰之時,才有可能使得煉制的丹藥出現這種丹紋。

丹紋二字入耳,雪魅與琳菲便是知道,這場考核,她們兩人是絕對不可能比上身邊這少年了。

“恭喜你,蕭琴,你通過了一品煉藥師的考核?!?/p>

將丹藥裝回玉瓶,弗蘭克緩緩的吐了一口氣,對著少年笑道。

聞言,滿廳的人,都是將羨慕與驚嘆的目光,投向石臺中的幸運少年。

不過,你可以直接進階六品!

千炮街机电玩捕鱼版下载 鸿运线上娱乐平台 老快3开奖时间 亲朋棋牌游戏大厅充值 即时比分球探比分下载 百赢棋牌2.6.3官方下载 裂变移动广告怎么赚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11选5现场直播 赢之有道三肖中特 7m篮球比分下载红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