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品!震驚全場!

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www.mfmxq.tw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大門之處,一位身材修長,眉眼清澈得如雪山上的冰冷清泉一般,jīng致的臉蛋,細長的秀眉,修長玲瓏的身子之外,穿著一套緊身的銀sè裙袍,銀sè的衣物與那如溫玉般的肌膚互相印襯,更是讓得女子多出一分難以掩飾的特殊金屬般的冰冷FengQing,最讓得人詫異的,還是這位銀袍女子,竟然擁有一頭長長的垂腰銀sè發絲。

這種銀sè,并非那種因為什么病癥而變異出來的蒼白銀sè,輕柔如銀絲,飄飄蕩蕩,反而讓得銀袍女有種奇異的吸引力。

目光細細的打量了一番,蕭琴心中驚嘆不已,難怪此女能讓得大廳內部的大多人眼光火熱,這般FengQing與氣質,倒還真的算是上佳。

與她相比較起來,那位叫做琳菲的女子,卻是少了一分這般空靈的氣質,特別是那頭純銀卻又不失光澤的柔軟三千銀絲,更是讓得一些女子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嫉妒。

目光掃了掃,蕭琴便是緩緩的收回了目光,微微側過身子,非常自覺的讓開了一條路來。

銀袍女子緩緩走上,目不斜視的從蕭炎身旁走過,徑直走向弗蘭克。

站在一旁,蕭琴輕嗅了嗅她走過之處所遺留而下的一股淡淡體香,心中笑著贊嘆了一聲:“極品?!?/p>

“老師!”來到弗蘭克面前,銀袍女子jīng致的臉頰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,霎那間的笑容,就猶如那冰山上盛開的雪蓮一般,讓得人大生JingYan之感。

“呵呵,你可終于來了,奧托這老家伙可早就等不及了?!蹦抗夥褐岷偷亩⒅媲暗牡靡鈱W生,弗蘭克欣慰的笑道。

“奧托大師!”銀袍女子微偏過頭,對著一旁翻著白眼的奧托微微行了一禮。

“雪魅丫頭還是這么懂禮貌,比我那…咳,好了,好了,來了就快開始吧?!毙χc了點頭,奧托回過頭,卻是望著自家學生那撅起的小嘴,不由得搖了搖頭,趕忙改口道。

微微點了點頭,雪魅在眾人的注視下,也是行進石臺之中,她與琳菲之間,剛好只相隔了一個空臺子。

兩人目光對視,都是隱隱的有些火花閃爍,看來,她們兩人之間,似乎也并不是一團和氣。

“哼,待會可不要又炸鼎了,你自己失敗沒關系,別打擾到我了?!庇袷州p拍了拍面前的統一型號的藥鼎,琳菲俏鼻一ting,輕哼道。

“我想,即使沒有干擾,你失敗的可能,也應該不小?!毖鹊男Φ?,雖然她表面上看似有些冷冰冰的,不過對于這和自己競爭了好幾年的對手,她依然難以保持絕對的平靜。

“咳,好了…”望著考核還未開始,兩人之間火藥味便逐漸濃郁起來,弗蘭克無奈的搖了搖頭,然后對著一旁的蕭請琴笑道:“小家伙,你去那里吧,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現哦,呵呵,不過若是失敗了也沒關系,你可還有大把的時間呢?!?/p>

聽他話語中的意思,似乎對蕭琴順利通過考核的期望并不大。

聳了聳肩,蕭琴順著弗蘭克的手指指處看去,卻是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,因為他發現,他的位置,正好是那兩位火藥味正濃的女人中間。

正在彼此針鋒相對的兩女,聽得弗蘭克的安排,都不由拿眼睛瞟了一眼蕭琴接下來便是被他妖艷的面孔所吸引,一直停留在蕭琴身上。

無奈的搖了搖頭,蕭琴無視于后面那幾位年輕同行shè來的嫉妒目光,慢吞吞的走進石臺之中,眼角在兩邊各自掃了掃,二女那各不相同的美麗FengQing,倒讓得他心里自我安慰了一番,然后也是開始檢查著石臺上的工具。

一品煉藥師的基本條件,是必須單獨的成功煉制出成形的丹藥,而至于是何種丹藥,這倒可以隨煉藥師公會來設定。

突然蕭琴眼中看到一個金黃的古卷,立刻伸手奪了過來。

恩?六品皇極丹?小子你可別瞎弄啊這可是六品??!弗蘭克帶著害怕的聲音問道。

蕭琴無視掉旁邊所有人震驚的眼神召喚出生死血炎便開始練氣藥來。

而他不知道,此時外面所以人已經失去了考試的信心。

異火!

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,所有人都向蕭琴看去。

呯!

千炮街机电玩捕鱼版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 足彩有人赚钱吗 新疆25选5开奖结果 星空棋牌清墩下载 排球世锦赛赛程 西甲皇马巴萨2018 九乐棋牌现在下载 25选7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免费人工计划 足彩北单比分直播